御琉

from河神的小片段
丁卯:师哥,吃苹果,健康!
郭得友:比起🍎,我想吃你!

【张艺兴 X CONVERSE】恭喜张艺兴成为匡威亚太区代言人![机智][机智]他也是匡威家族的首位中国艺人![奸笑][奸笑]小骄傲秒变大骄傲,就是酷到没朋友!🎉🎉

好喜欢这张,邓伦好帅!

小哥哥看起来没休息好的样子,不过这个背景很衬他。

河神收视红红火火@举个栗子小姐 
宣传照虽然看着热 但更显他唇红齿白啊!

河神 随手涂 看完8集有点空虚

多么的戳心啊!

身娇腿长易推倒的丁卯@举个栗子小姐 

郭得友x丁卯 推荐《河神,很好看!
来个夏日小段子 消暑 有点恶搞
@举个栗子小姐 q版小副官可爱吧:)

默默响应一下 齐氏降温活动


阳台上的窗总是关不住,每每入夜时分便会被吹开。
搬到郭得友家,住房条件自然没有漕运帮会好,好在丁卯也不是很在意,学法医的,习惯了。
屋内的灯光不好,时亮时灭。映得书桌镜子里的墙面倒影,乍看到有些像八卦盘,“明天一定要让郭得友修一下,这明显是供电不足。”嘴里嘟囔着,还不忘往口里扔橄榄咀。
风徐徐的吹进来,迷迷糊糊的丁卯放下橄榄瓶,合上笔记决定睡觉。
半夜,不知道几点,他突然惊醒。是一种全身汗毛竖立的感觉,心脏砰砰的跳,说是做噩梦也不像,说不是,醒来的片刻,脑海里确实是浮现出一个白白净净,带着金边眼睛,笑起来有虎牙的人脸的。
那个人好像说什么来着……迟 痴 赤 池?
没来由的起了鸡皮疙瘩。
静静的夜,所有的声响都无限放大,他听到隔壁屋翻身的声响,听到窗外树叶的沙沙声,听到屋角露水滴落的趴塔声,还听到墙角粉墙扒裂的声音。“莫不是房子老旧,虫子打洞。”社会主义哪来的牛鬼蛇神,科学会证明一切,他自我安慰着,可心跳还是难以恢复平静。
静下来发现手微凉,屋子竟有些阴寒。于是起身、关窗。
撕撕啦啦的声音听久了也不觉得慎了,丁卯抱着枕头迷迷糊糊地准备继续睡,突然,他感觉面前一阵风吹过。
窗是关了的,这房间不该有风。他想睁眼却发现眼皮特别重,四肢好像被灌了铅,动弹不得。“这是梦这是梦这是梦....”他自我暗示,然后发现眼睛可以睁了。
虽然视野仍有些迷迷糊糊,但他还是可以透着微光看清屋里的一切———他看到一个穿着道袍的人影从墙里透出来,是梦里的那个人。他记得,对方叫齐铁嘴,说是有缘,故此前助他一臂之力的。
搞什么嘛!
丁卯看着这个人影,趴在书桌前,对着镜子不知道在做什么,背影一动不动。
这,或许是丁家少爷继落水遇到郭得友后,最害怕的一刻,他想叫人,但声音卡在喉咙里就是出不来,当时确是一身冷汗,汗毛倒竖,瞪着桃花眼不敢合,生怕一闭眼那影子就发现自己,飘到眼跟前。
心里默默数数,1.2.3.4.5.6…默数到300,他看到又一个穿着军装的人影从窟窿里出来,走到齐八身前,勾着身影将他往回带,临末了,他还看到齐八恋恋不忘的朝着书桌。人影由深变淡,直至不见。
这义庄,太、太瘆人了!
明儿个他一定要搬去和郭得友一起睡!!!
好一会,小少爷发现自己的手脚能动弹了,但伴随而来的是一阵眩晕,他捏紧了手中的绣花枕头,一动不敢动。
再后来,便失去意识(好吧,累了睡着了)
天微亮,他便冲到郭得友的房间,想要质问男人,却被对方翻身压倒:“再睡一会。”
“快起来,快起来!”
“怎么了……还让不让人睡了.....”郭得友的抱怨在看的丁卯委屈的带着红血丝的小眼后,自动调整了音量。
“我屋内....我要换屋!”
郭得友愣了愣,随即哈哈大笑,“我就说小少爷你住不了这儿,回去吧,回去!”
“哼、偏不,我今儿个跟你睡定了!”丁少爷翘起嘴角,一副打定主意的模样。

义庄的上午特别闹腾,工人们搬进搬出,不一会就把丁少爷的家当都安置进了郭得友的房间。
“就说你们这儿有问题,看我的橄榄都缩水了!”丁卯抱着玻璃坛,愤然将咬了半口的橄榄拿到郭得友面前。昨儿个明明还满罐,今早只剩1/2。
郭得友甩了他一个痞痞的笑。然后就着他的手把橄榄吞进口..“我看大部分都进你肚里了吧!”
“滚!”脸却羞红了。

趁着郭得友下水查陈尸,丁卯和顾影聊天,想要要些口风,神婆支支吾吾了许久,才告诉丁少爷,这义庄原先曾被长沙的张大佛爷借地打过仗,后来听说他带着副官和相好的齐铁嘴,还在这儿住了很久。再后来,这儿成了义庄,摆过死人停过尸,直到郭师傅带着郭得友入住,才好些。
顾影说,听闻那齐铁嘴极爱零食,尤其爱吃橄榄;还说,其实搬家这件事,可大可小,住新居总要打点一下,这不管是对人对仙或是对鬼

再后来,丁卯扶着发酸的腰,将余下的半罐橄榄恭恭敬敬地摆在窟窿前,想:这人他算是自己打包送上门了,将对方“伺候的”舒舒服服;这坛橄榄就算孝敬齐铁嘴吧,毕竟那一闹,他还真就赖上郭得友了,不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