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琉

【副春】怂 (下)

我在干什么,手上的活没做完,到是先把这篇写完了

 @举个栗子小姐  终于可以艾特你了,激动一把!

小副官和曼春的形象有点点崩坏,我发4我真的没有黑明楼。

下半段写的比我预想的多,嫌弃自己话唠= =

好啦,不废话了,顶锅盖,丢文。

ps 隐隐约约我还是开了车的,得瑟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明楼是汪曼春的师哥,也是她爱慕了多年的男子。

年少的汪曼春情窦初开,与明楼相恋相爱,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。

倘若那个时候汪曼春嫁了人,或许张日山也就不会这么多小心思(设定15岁以下的张副官还不懂男女感情)

可他亲眼目睹明家大姐——明镜用了各种手段拆散这对情侣,甚至不惜打昏明楼直接送去国外。

也是那年,汪曼春不顾磅礴大雨,硬生生的跪在明家大门口三天三夜,染上了心绞痛的病根子。

看到汪曼春素白着脸病躺在床上,断断续续的叫着“明楼,不要走……”那一刻,张日山感觉自己的心也跟着抽疼。

美人卧榻,楚楚可人,担心姐姐身体的张日山,日日夜夜伴随身边,然后,就是所谓的日久生情的桥段。


本来以为明楼是汪曼春生命中的过客,没想到这厮消失了几年又回来了。

他,晃身一变成了事业有成、业界知名的黄金单身汉。

要型有型,要权有权,要金有金。

从齐铁嘴那里听到风声的张日山,只来得及赶到院门口,就看见汪曼春宛如花蝴蝶一般扑进明楼的怀里。

看到汪曼春投入师哥怀抱,张日山又秒怂了!

躲在角落,一双桃花眼死死地盯着明楼。

如果说眼神可以杀人,呵呵,相信明楼早被刷成肋条。

懦弱的心态出现,他跟明楼怎么比?!

明楼再次见到汪曼春很是感概,可高谈阔论还没聊上几句,明镜这个专业拆cp的又出现了。

别说,肯定是明楼告的密,福特轿车开出76号大门的瞬间,张日山分明看见明诚勾起的微笑。

后来,再和齐铁嘴嗑瓜子、聊情感的时候,齐铁嘴只吐出6个字,“嘿,瞧你这出息。”


为了给张日山、汪曼春创造机会,齐铁嘴和张启山没少费心思。

使了计谋让裘德考和陆健勋勾结,然后再由陆健勋出面和明镜合作。

一石二鸟,即收拾了敌对,还顺道帮兄弟铲清阻碍,简直完美~

上峰怎能咽下这口气,这太岁头上动土,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。

一道军令下来,命张启山带队即刻抄了明家,汪处长协助!

此时的汪曼春正被明楼邀请,挑选舞会时要戴的珠宝呢,协助的事自然就落在张日山头上。

明家通敌,这仓库里的面粉,烧!

抽出火柴点燃火,张日山压低帽檐,露出狐狸般地颉笑。

看你明楼还怎么有时间来缠我曼春姐!


本来嘛,明家走水,明镜损失惨重,汪曼春觉得很解气。

但明楼来访,美男计一使,她又忍不住心软了。这罚张启山没权,骂齐铁嘴不行,她只能将气洒在小副官身上。

“你胆子可真大,改明儿去当张启山的副官得了!”

汪曼春站在窗边,双手抱怀,冷着一张脸望着窗外,看都不看张日山一眼。

“姐……”许久没有叫过的称呼。自从发觉自己的心思,张日山就不怎么称呼汪曼春为姐姐。

汪曼春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。

摆出可怜兮兮的表情,张日山一下、两下,揪着汪曼春的衣角,讨饶道:“行行好吧。”小时候每每做错事,或惹得汪曼春不开心,他就会使出这招。

“哼”冰山脸有了融的趋势。

她的脑海里闪过十年前的一幕,穿着一身黑色旗袍的自己抱紧浑身颤抖的,不足五周岁的小副官。

他坐在一堆枯骨中,像个破残的娃娃。

直到汪曼春抱住他,轻声安慰,小日山才哇的哭出来。

后来,每次做噩梦,他都会脸上挂着晶莹剔透的泪珠儿,小手紧紧拽着曼春的衣襟,生怕她把他抛开。“别生气了。”语气里带着几分撒娇,“你生气,我害怕。”怕曼春不理他,不要他。

“你也会怕?”汪曼春终于将目光转向张日山。

点点头,乖巧的看着汪曼春,直到感觉她真的不生气了,张副官扬起了微笑,露出雪白的兔牙。


“这样不行啊!”捶着发酸的老腰,齐铁嘴听着墙角,看到这个进度条简直气到不行。

为了这个兄弟他可谓赴汤蹈火,“牺牲”良多。

给佛爷吹了半个多月枕边风,好不容易想到这么个不错的计谋,结果裤子都脱了就给看这个结局?

真是孰可忍叔不可忍!不可忍啊!隔壁听墙角的齐铁嘴恨其不能,怒其不争。

这个张日山,怎么能这么怂?

想当初他撮合自己和佛爷的时候是多么睿智?多么勇猛?(不否认小副官有看好戏的念头)

一碗猪蹄炖花生,一杯烈酒……两个人就自然而然地干柴烈火了,好吧,不否认他和佛爷也确实郎有情郎有意。

但在他看来,汪曼春对张日山也是特别的,相当特别——因为,那可是76号的汪曼春,传说中拔人指甲当享受的汪曼春啊!

他们之间,缺少的就是那么一个机会。


机会,终究还是来了。

汪芙蕖被暗杀了,汪曼春听到电话里的噩耗,当场就昏厥了。

她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为什么不杀我?为什么不朝我开枪?为什么?”

凶手,是明台。当汪曼春直到实情后,当场发飙,拔枪对着问询的犯人就是一阵狂扫。

然后,她跪倒在地,声嘶力竭,简直要撕裂心肝。

看到心爱的人伤心欲绝,张日山一时也找不到什么安慰的话,只能付诸行动,紧紧抱住她,用身体去温暖她。

早些年她和明楼分开时,张日山就这么做过。

今时不同往日,如今的张日山有着宽厚地肩膀,足以为她挡风遮雨。

就这样,在张日山的日夜陪伴下,汪曼春终于度过了伤痛时期。


没过多久,汪曼春却因一纸调令,锒铛入狱。(设定张启山官高一等)张启山的意思,是让她在牢笼里清醒清醒,顺便要查查她最近的“劣迹”。

盼着明楼来看她,救他,没想到,第一个来探望她的,是张日山。

“放我走。”

“你知道不行的。”挥了挥手指,喝退手下的杂兵。偌大的牢房,只有他们两人。“我听齐铁嘴说,佛爷的调查令下得也是无奈,听说背后施压的,是明长官。”

俏目圆睁,虽然隐约猜到了答案,但汪曼春不愿去相信。

“你骗我。”明楼是她师哥啊,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啊。“放我走,我要去找他!”拼命挣扎,想要挣脱这牢笼,想要抓着明楼问个明白、清楚。

“你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,他不爱你,一点都不爱。”

所有的证据、线索其实都摆在汪曼春面前,只是她不愿意相信。

挣扎中,张日山的手被抓红,帽子也被打歪了。小副官积压已久的情绪爆发了,他忍不住抓紧汪曼春的手臂,摇晃她:“汪曼春,你清醒一点。”

跟了她这么久,汪曼春还是第一次见张日山对她发火。

皱着眉,桃花眼里是不舍、心疼、和难以言喻的心伤。

对着张日山炽热的眼神,她一时忘了反抗。

等反应回来,汪曼春收敛心神,“别忘了我是谁,放、开、我!”

高高在上、冷冰冰的语气刺痛了张日山。

半响无语。

“呵呵呵”张日山低头在冷笑。他想起了齐铁嘴不停嚷嚷的话:“你就这么怂下去吧,明楼、暗楼、月半楼,总有一天她汪曼春会成为别人的女人,到时候你后悔也来不及。”

不,不想放手、汪曼春只能是他的女人!

气过头了反而变得冷静,张日山邪魅一笑,将军帽摘下丢在一旁,然后好整以暇地整了整袖口,解开风纪扣。

汪曼春质问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“我想干什么?我能干什么?”他一把抓紧汪曼春的手,将脸凑得很近。

诶,生气的样子也这么好看,挑高着眉毛,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,眼底闪着愤怒的光。

“放开我!”汪曼春挣扎着,带着命令的语气。

“这可不行。”张日山将她紧紧压在墙上,将她困在自己和墙壁之间,一手按着她的双腕,一手顺着汪曼春的手臂缓缓下滑,抚摸至腰臀。

“你怎么敢……唔……”她的唇被张日山擒住。

他的舌头在汪曼春的口腔里肆意的搅动,纠缠着,挑逗着,不放过每个角落。

男人的强力进犯让她全身发热,汪曼春的身躯颤抖着。

她感觉体内有股骚动,破碎的咒骂声逐渐变成喘息声。

想要压抑自己,握紧拳头,要紧牙关,但是张日山怎么肯放过她,

情动的汪曼春,是那么美,好似一瓶被开启的红酒,散着香气,透着诱惑……让他忘乎所以,只想攻城掠池。(鉴于视频作者拉灯,我也拉个灯)


薄薄的晨雾透过铁窗,洒进牢笼。

汪曼春从梦中醒来,手疼、身体也疼,想来昨日的欢愉并非是梦。

此刻的张日山,就躺在她身边,她能感觉他僵直着身体一动都不敢动。

发现她醒了,还轻微地颤了几下。

噗嗤一声,她忍不住地笑出来。明明吃亏的是自己,怎么搞得他才是被害者?

“你,你醒啦?”

“嗯。”

“佛爷的意思,就关个几天做做样子,你放心,不会有事的。”小副官解释。

“嗯。”

“我……”张日山语塞。

他一点都不后悔昨天的一时冲动,但却害怕眼前这个女人无视他,或者,抛弃他?!

耷拉着脑袋,不敢与汪曼春直视。手足无措的模样让汪曼春起了戏弄的心。

“还不解开?”她将手腕递到张日山面前,示意他松开手铐。

张日山连忙摸索钥匙,一阵手忙脚乱。

抚着发红的手腕,汪曼春顺手就是一个耳刮子,然后,不管发愣的张日山,不慌不忙地捡起地上的衬衫。

张日山呆呆地看着她慢条斯理地装扮着,凹凸有致的胴体残影还停留在眼前,鲜嫩的跟盛放的玫瑰似的,他觉得鼻头一热。

“看什么看?过来!”

“哦。”小副官同手同脚地走向汪曼春。

她生气了,好慌,怎么办?

生气起来还是那么美,压抑不住的喜欢,怎么办?

“你……喜欢我?”

“嗯”

“有多喜欢,嗯?”鲜红的指甲在他暴露在外的皮肤上游移,张日山的脸颊和手腕上都有着深深浅浅的爪印和齿印。

张日山没有说话,遇到心仪女人的手足无措、满脸的红霞、鼻腔处两道明显的血迹表露了他的心。

然后,他闭上眼,把心一横,一不做二不休的,就想把唇往汪曼春的嘴上贴。

“pong”的一声,额头与额头相撞。

这孩子,有时候也够傻的,汪曼春摸着额头,主动上前在他的唇上轻啄了一下,“快去擦擦鼻血吧。”

“哦!”

嘿,别说,这结果还是怂!

-fin-


评论(13)

热度(5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