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琉

【省春】《隐秘》【苏三省/汪曼春】

栗子小姐的新作

举个栗子小姐:

架空时代的上海,各种私设,可能会ooc,暗黑向!借鉴《自杀小队》剧情梗。更文不定时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天色刚暗,阿诚开着车缓缓驶进76号军政总部,后视镜里明楼闭着眼睛看似在养神,阿诚轻轻停下车,明楼马上睁开眼睛:“到了?”阿诚点点头。明楼下车,抬头看着眼前的高楼,哨岗的探照灯偶尔扫过,楼前垂挂的巨大条幅。上书军部的标语“以兵御天下,以忠尽国家。”明楼整理了一下西装外套,觉得天气似乎有些凉了,然后迈步走入军部大门。


刚进门,梁仲春拄着拐急急走过来道:“明长官,汪曼春和苏三省越狱了。”明楼大惊:“你说什么?”梁仲春忙将他请到监控室,汪曼春和苏三省出现在画面里,二人凭借对军部和武装人员配置的了解,在“禁区”配合默契的解决了所有追捕人员,最后二人消失在三楼的一间刑讯室。所有人在三楼刑讯室找了很久,而二人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。其实三楼的刑讯室有一条只有三个人知道的暗道直通军部大楼后门,这三个人是军座邓潜、部长明楼、处长汪曼春。


明楼几乎不加思索下令:“通知所有人,围堵后门。”梁处长接令忙率众人去后门围堵。明楼正欲赶去,却觉得似有不对,转身疾步向“禁区”走去。那里在越狱发生后,清空了所有犯人,另行关押,一路上潮湿、阴森席卷而来。在这种地方大概关几天就会疯吧,而以她那偏执的性格,大概会疯的彻底了。


明楼站到“禁区”门口,这间牢房与别的牢房没什么不同,只是刚刚的博战和屠杀在这里留下了满地满墙的血印,明楼环视一周,没有发现什么不对,转身打算离开的时候,眼神无意扫到一片血渍,那里似乎有点不一样,他走过去,蹲下细看,待看清后,明楼心里一沉。血迹之下,是不知用什么刮刻出的一颗骷髅头,而那颗骷髅头嘴里,衔着一朵血色蔷薇。明楼手指轻轻蹭了蹭那蔷薇,是胭脂膏,她最爱的哪一款。脑子里浮现她每次出战对敌前,都会涂上她最爱的酒红胭脂膏,轻轻吻一吻桌子上的蔷薇,然后转身对他妩媚一笑:“战争,也需要浪漫的,师哥。”“糟了!”明楼急忙推开站在门口的阿诚,向顶楼冲去。他真希望是他猜错了。


夜色渐沉,军部的顶楼,曼春和苏三省站在边缘,从这个高度向下望一望都会头晕,曼春闭上眼,展开双臂深深的呼吸着这里的空气,,薄薄的衬衫被风吹的贴禁身体,长发在风中飞舞,“小省,你相信我吗?”她问,左手边的苏三省痴迷的看着她的侧脸,“只要你愿意,我什么都肯为你做。”她轻勾唇角,一抹淡淡的笑意,回头,从苏三省西装胸前的口袋,取出他折叠整齐的手帕,将手帕送至鼻尖,闭上眼沉迷的嗅上面的味道,“再等等。”她轻声讲,却不知是要他等她,还是他们在等谁。


听到顶楼门被推开的声音,她慢慢睁开双眼,红唇轻启:“终于来了。”明楼和阿诚一路爬上来已经汗水淋漓,阿诚第一时间拔出枪,对准汪曼春。而曼春只回头深深看了明楼一眼,轻勾的嘴角和睥睨的眼神无一不表达着嘲讽和鄙夷。只一眼她迅速将手帕缠上右手转身说了一句“跳吧。”话音刚落她展开双臂直直坠下,苏三省听到指令,毫不迟疑跟着跳了下去。阿诚迅速开枪,瞄准了心脏,但由于曼春的动作太快,只打中了她右肩。


飞速下坠前,她只来得及听到明楼高喊一句“曼春!”也许是幻听吧,她轻笑,左手却抓紧了身边的苏三省,缠绕着手帕的右手精准的攀上了楼前垂落的横幅,三省看着她用尽力气减缓着下落的速度,她肩膀受伤,明明该是强忍剧痛,可表情却是极度的欢愉,这样女人,怎么可能让人不动心呢?


当二人平安落地,整个军部所有的士兵早被调至后门围堵,前门几乎空无一人,苏三省跑去启动他的摩托,载上曼春迅速驶离军部。在曼春的指挥下,苏三省穿过几个街口小巷,在一个小弄堂停了下来,苏三省将摩托塞在楼梯后面用油布盖上,然后扶着受伤的曼春上楼。老旧的楼梯,踩一踩就会咯吱咯吱响,仿佛跺跺脚楼梯板就要碎掉,终于走到一间房门口,曼春示意三省在门垫下取出钥匙,打开房锁,二人推门而入,将即将到来的满城风雨暂且关在门外。


整个房间不是很大,没有什么装饰,砖头的墙壁,挂着一些形状扭曲的油画,铁架床铺着干净的白色床单,看样子应该是经常有人来打扫。三省扶着曼春在沙发上坐了,“去窗口下五斗橱第二格里拿医药箱。”三省答应着走了过去,窗帘拉着,遮盖了五斗橱,他轻轻拉开窗帘,眼前的情状,让他一愣。


紫檀木五斗橱上整整齐齐摆着四只骷髅头,而五斗橱后面的窗台上,摆放着一盆娇艳红蔷薇,花盆旁是一张汪曼春的单人照,身着旗袍,眼神暧昧,妖艳多情。红颜白骨,画面邪魅又艳丽,让他有点沉迷,“喜欢吗?”身边传来曼春的声音,三省瞬间清醒,转身看着刚刚还因为枪伤虚弱的曼春,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,生机勃勃,她伸手轻轻折下一只蔷薇,像是做花艺一样,横着插入其中一只骷髅头的齿间,又细细调整了一下位置,退后一步,摇了摇头,伸出手指在蔷薇茎处刺破,挤出血液滴落在骷髅头顶,看着血液顺着头盖骨自然滚落,这才满意的点点头。她双手捧住骷髅,避开血迹,闭上眼在骷髅头顶轻轻一吻,姿态近乎虔诚。三省的心随之一紧,不知什么在身体里骚动,这陌生的感觉让他有些不安。


她睁开眼,转身看着他,眼睛里仿佛燃烧着灼灼的火焰,他不由的倒退一步,她轻笑:“我的秘密就是对你信任的奖赏。”他的心脏就这么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,他想上前拥抱她,而她转过身背对他,褪下半边衬衫,“现在,先帮我把子弹取出来吧。”


苏三省无比庆幸自己在军校学习过医术,取出弹头,缝合伤口,拒绝麻醉的曼春哼都没哼一声,嘴里咬紧的毛巾,和额头滴落的汗水,才能看出她还是有痛觉的。伤口处理完毕,她让他在客厅小憩,而她则急着去卫生间里擦拭身体。


苏三省歪在沙发上,鼻子轻嗅着屋子里淡淡的甜香,沉沉睡去,不知多久没有睡的这么好了,等他迷迷糊糊醒来,朦胧的身影渐渐清晰,眼前的曼春画着精致的妆容,唇上涂着她最爱的酒红色胭脂膏,玲珑的身姿裹在华丽的白色鱼尾礼服,发髻上还装饰着华丽的珍珠钻饰白色蝴蝶结,她似乎等了他许久,这让三省感到有些愧疚,他忙正了正身体,想起身,曼春却双手撑在沙发两侧扶手,俯身看着他,眼神中是满满的兴奋和跃跃欲试。


“我们来玩一场猎杀游戏吧!”

评论

热度(32)

  1. 御琉举个栗子小姐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栗子小姐的新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