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琉

【省春】初夜

私设,送给@举个栗子小姐

性转,私设汪处长性别男、攻。

灵感来源:微博小段子,卖身梗

一发完,车见度娘,ooc


苏三省走进石库门老弄堂的时候,被房东姆妈叫住了。“苏队长,你们家的房租什么时候给,都已经拖了2个月了。”

“陈姐,我这个月刚给姐姐换了新药,手头紧,下周、下周吧,我一定给。”苏三省腆着脸,对胖胖的房东阿姨点头哈腰,并从皱巴巴的皮夹子里掏出2枚角子,塞进房东手里:“陈姐,你行行好吧”

“我跟你说,要是下个礼拜再不给,别怪阿姨让你们姐弟俩搬出去……”收了打麻将的零花钱,陈姐嘴里叨念了几句,也就息声了。

皱着眉,一脸疲惫的苏三省,拎着沉甸甸的中药包,踏着颤颤巍巍的楼梯,爬上阁楼。

刚掏出钥匙,就听见屋里一阵急促的咳嗽,然后哐当一声,重物倒地。

“姐姐,姐姐你没事吧。”顾不得药包,苏三省慌忙掏出钥匙、开门。

地上一片狼藉,他的姐姐坐在毛线堆里,正捂着帕子猛咳。

他没有忽略帕子上的血色。

“三省,咳……你……咳……回来啦,咳……咳咳……我去……咳……给你做饭,”姐姐连话都说不清了,透着月光,三省感觉姐姐的肌肤白的跟纸一样。

内心升起一股不安,他想起之前大夫说的,他姐姐发现肺结核的时候已经太晚了,如果出现咳血的状况,,那说明,他姐姐的病情,又严重了。

不得已,他拨打了汪曼春的电话。

“汪处长,是我,苏三省”泛白的手指紧紧握住电话听筒,苏三省咬着下唇,忍了很久才憋出声。

“这么晚了,找我有什么事?”电话里传来汪曼春冷冷的语调。

明知故问。“我……我想拜托你……一件事。”

“说。”

“救我姐。”

“要我救她?代价可以很贵的。”

三省的下唇都快咬出血了,沉默了半响,他说:“我……我知道。请你尽快安排。”

“好!”电话彼端传来汪曼春爽朗的笑声。

“那……”

“交给我。”

但不知道为什么,听汪曼春说交给我时,苏三省隐约地竟松了口气。

挂了电话,苏三省走出电话亭。

面对熙熙攘攘的人流,他沉默了一会儿,接着慢慢笑了起来。

软绵无力的太阳,就像此刻无力的他,莫名地,泪流满面。


汪曼春和苏三省的第一次见面,是在李主任的生日会上。

苏三省一出手便是“大手笔”,送给李主任的礼物,是整个上海军统区的名单。当时的他,毕恭毕敬地站在他们面前,低垂着头,像是一条温顺的狗——他,与其它投诚的人相似,却又不同。

其它的人,单纯为了混口饭吃,而他,则因为不满意上级曾树对他姐姐的调戏和看不起。

采用如此极端的手法,让人感到锱铢必报的可怕。

面对这样的人,在场很多人看着他都带着轻蔑,而汪曼春却不这么想,因为,他从他身上,嗅到一股张狂和嗜血的味道。但,就凭这点,还无法让汪曼春动心。

直到他去洗手间,无意间看到苏三省拿着李小男送的手帕,抿嘴,微笑,春暖花开——是的,那一刻,汪曼春似乎感受到春风的吹拂。他倒是很好奇,这样的人,竟然还会有这样的表情,倒也……挺可爱的。

他开始,关注这个人。

后来,苏三省进了76号,成了汪曼春的同事。

汪曼春没少听过他不少八卦

有说苏三省凶暴残忍的、有说他靠着男色上位的、有说他搬权弄势的……

再后来,汪曼春从不同的嘴里知道他的穷。有多穷?本身家境就不好,父母双亡靠姐姐拉扯。好不容易姐姐结婚,日子好过点,却被日本人弄得支离破碎,姐姐也是因此烙上了病根。本就不富裕,加上姐姐的病,所有的重担都只有苏三省一个人抗。生活艰苦,造就了他对名利的执著,也造就了他病态的心理。

有很长一段时间,汪曼春都在试探苏三省,他想知道,这个男人的底限是什么。

似乎,处的越久,越发的觉得这个男人很好玩。

他会开车载苏三省去米高梅、去百乐门,看他结结巴巴地应付舞小姐。

他安排他独立审讯,然后坐在不远处,静静地看着他对曾树、扁头、唐山海们发泄内心的不甘。

他给苏三省安排了新住所,并把他的姐姐接来上海,然后好整以暇地,看着他恭恭敬敬的给自己端茶倒水,像个小媳妇似的。

“从现在开始,为我所用。”

“三省感到受宠若惊。”

“我会尽力扶持你的。”

“太感谢了。”

如果不是无意中听到扁头和陈深的聊天,苏三省还真不知道汪曼春对他,存着那种心思。

三省望了会蓝天白云,然后叹了口气,心想,有毛病,这世界都有病,而且,都病得不轻。

现在,唯一能找到的帮手也就只有他了吧,再说了,不管怎么说,姐姐一定要救。

拿他的人,他的命,都行。


汪曼春办事向来果决迅速。

不消半刻,同济医院的救护车便开到苏三省的楼下。

医务人员训练有素,将苏三省的姐姐迅速安排入院。

同时,苏三省收到一条汪曼春的口信,即日起,搬入汪家大院。阴沉的雨夜,苏三省站在汪宅门口,拒绝管家递过来的雨伞,就那样绷直着背脊,走进大厅。当他半个湿淋淋的身子出现在汪曼春面前,汪曼春正举着红酒喝的正酣。

“来啦”

“是”他弓着身子,脚下是大堆的水渍。大冬天的,他穿的不多,显然冻着了,打了个寒噤。

“走吧,跟我上去。”放下酒杯,汪曼春向他勾了勾手指,示意。

汪曼春的卧室,很大,也很空。他将外套拖下,随性地仍在沙发上,然后找了个舒适的坐姿,插着手,由下而上打量苏三省。“你一定没吃过饭吧,想吃什么?”

“我不饿。”

“那就喝杯酒吧。”汪曼春走到酒柜,开了瓶红酒,倒了2杯,并将其中一杯递给苏三省。

苏三省没有说什么,接过酒,顺着就直接往嘴里倒。

看着酒渍沿着苏三省的唇角延绵流下,汪曼春觉得觉得肚子有点饿,他抽出手帕,为他擦拭,苏三省闭着眼,任由对方动作,皱着眉,想要忽略那不安分的手——从脸滑倒颈窝,一路往下。

“我等今天,很久了。”汪曼春笑着说。

+++++++我又来开车了,依然是不靠谱的自行车+++++++++++

链接: 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i4Kp5Nv 

密码: mj88

+++++++++++++  车已到站,有序下车 ++++++++++++++++

“姐姐,不要!!”三省大叫着睁开了眼。入眼的,是汪曼春的脸,尽管睡眼惺忪的一张冷脸,苏三省仍能感受到他在担心。

“做噩梦了?”

“没事。”他别扭的回应,却无法遮掩流泪的事实。

“放心,有我在,你和你姐姐都会没事的。”汪曼春给出承诺。

看了看周围的摆设,发现一切都不是梦,苏三省无奈的叹气,自责却又自省。

“以后,跟着我吧!”

“嗯。”苏三省垂着头,(最后,恶搞一句原微博梗)早知道这么舒服还有人罩着,他和姐姐何必穷这么多年。


  



评论(16)

热度(18)

  1. 引一曲微尘迁御琉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很强势x